师生情去哪了

是不是溶于空气了

 

【忘羡】魏无羡真的给含光君生了小蓝公子!

*ooc! ooc! ooc!

*羡羡bad bad

*汪叽也bad bad

*有交往前提追凌!

*乱写&作者放飞自我



***

     


江澄急急跨进屋子里的时候,魏无羡正笑眯眯地端着个碗拿着勺子把一勺汤送进个咿呀乱叫的孩子嘴里去。那孩子吞下那口颜色奇异的汤,深深被震撼住似的定住了好一会儿,转身哇哇哭着跑向了门口。魏无羡这一转头才看见江澄目瞪口呆地盯着他看,表情仿佛经历了晴天霹雳。


“咦?难得你有空来看我……”魏无羡一边冲着江澄摇头晃脑,一手拉过一个怯生生盯着江澄看的孩子。  “我先给这个喂完汤,有什么事先等一会儿。”说着便熟练地把那孩子往两腿中间一夹,戳了一勺汤进他嘴里去。


江澄看着被魏无羡夹在两腿中间动弹不得的孩子,一时间脑子里像被随便捅了个几百剑,各种不可描述的猜测跳出来挤跑了他为数不多的理智。

“魏无羡!”江澄一拍桌子叫道。

“诶诶诶,这不是在呢,叫你等一会嘛,看给我这孩子都吓哭了。”魏无羡揪了两把两腿中间那孩子的脸蛋,此时那孩子眼里正噙着满满的泪花。

江澄被他这句“我这孩子”刺激到,头疼万分道:“魏无羡,你老实说,你这孩子,哪里来的?”

“这个啊?”魏无羡指指两腿之间的小脑袋,理所应当地说道:”我生的啊。”

 江澄闻言险些吐血身亡。“把蓝忘机叫出来,我不想跟你说话。”

“我家蓝湛出去给我买晚饭了。噢,对了,就是之前我们两个听学时常去的那一家。要一起吃吗?”魏无羡提到了蓝忘机,眉眼里藏不住的欢喜劲儿叫江澄看了一阵恶寒,赶忙挥手拒绝。魏无羡早料到他不会答应,点点头,“那就好。”


江澄翻了一个惊天的白眼。

   


这时被魏无羡夹住的孩子扭了下身子,两人的注意力这才回到他身上。魏无羡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刚才跑出去那个呢?跑哪去了?”江澄这也才反应过来,刚才俩人光顾着说话,倒把这茬给忘了。


魏无羡起身出门,回头对江澄说:“我出去找那小子,你在这里先帮我照顾一下蓝……二二。”

“……”江澄艰难地问:“这孩子……叫什么?”

“蓝二二。”魏无羡一本正经道。

“那刚才跑出去的孩子呢?”

“蓝大大。”

魏无羡说完,一挥衣袖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要说为什么江澄突然来找魏无羡,是因为最近外面传的一条有模有样的传言。说是夷陵老祖魏无羡与含光君结为道侣后,修炼邪道不止,修为大为提高,最终竟炼成育子之身,为含光君生了两个儿子。那传言要素完备,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还有众多人证附和,吓得江澄辗转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虽然明白男人不可能生孩子,但江澄心里始终觉得什么样的事发生在魏无羡身上都不奇怪。此时他看着正跟他大眼瞪小眼的孩子,越看越觉得跟那蓝忘机长得像,心里吓得一颤。

  

他试探性地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眼睛眨巴了两下,口齿不清地回到:“l…l…蓝……”

江澄:“…… ”

他又问道:“那你娘是谁?”

那孩子又不说话了,大眼睛瞟向魏无羡刚刚出去的门口。

江澄悚然。

江澄不死心,他又问道:“那你爹呢?”

这孩子还是不说话,大眼睛转了两圈,突然挣脱江澄的怀抱跑向门口,抱住一个人的腿,叫道:“阿爹!”

蓝忘机淡然地立在门口。


江澄:………………………。


***

晚些时候魏无羡回来了,怀里抱着个头顶插着树叶还在嗷嗷大哭的孩子。魏无羡把他放下,隔着裤子抽了一下他的屁股,道:“没想到这小子小时候这么皮,喝口药不过苦些就不干了,就该把你交给含光君管教,看你还哭。”说着看见蓝忘机正给他布置晚饭,便笑着挂到了他身上去:“蓝二哥哥,你真好,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好的了……”蓝忘机拿开他四处作乱的手,道:“去坐好。”魏无羡这才从他身上下来。


这边魏无羡跟蓝忘机腻歪了好一阵,一转身看见江澄身边围了两个孩子,正恶狠狠瞪着他,便跟江澄点头打了个招呼。也不管江澄头上要冒出火来,一手拎了那满头树叶的孩子要去给他整理。江澄又一拍桌子:

“魏无羡!”

魏无羡忙道:“在呢在呢,干什么喊这么大声,是要留下来吃饭么?”

这时蓝忘机撇过来一眼,江澄顿觉气结。    

我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紫电了!江澄想。


最终江澄还是留下来吃完了晚饭。

  

他严肃地坐在二人对面,放下筷子,擦擦嘴道:“现在,给我说清楚,这两个孩子,是哪来的?”

“不都跟你说了,是我生的嘛。”魏无羡道。

“放屁!”江澄怒道。“你一个男的能生孩子?在哪怀的从哪出来的?你当我傻吗魏无羡!给我说实话!”

“真就是我生的啊。在肚子里怀的,又在肚子上划了一刀取出来的。现在还有疤呢,要给你看看吗?”说着魏无羡就要掀开衣服,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把他按住了。

江澄头痛欲裂。“你不要讲话了。蓝湛,我问你,这两个是从哪来的?”

魏无羡抗议道:“你不信我干吗还要问我?”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对江澄道:“是魏婴生的。”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孩子的父亲自然是我。”


***


江澄一路如同走尸一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莲花坞的,回过神来却发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提着刚刚那两个孩子。两个孩子眼睛眨巴着看着他,其中一个一口咬上了他的大腿。

江澄迷茫了。

  

刚好金凌此时路过,一见江澄手里的两个孩子,大惊失色道:“原来都是真的!”

江澄揪过他:“什么都是真的?男人生孩子的谣言你也……”

“刚刚我出门听到外面有人说舅舅年少时和青梅竹马许下终身,但后来江家出事二人失散,多年后舅舅偶然寻得青梅竹马却发现她已病入膏肓只剩二子,但仍念及旧情将她和别人所生的孩子带回抚养!”金凌惊道。“原来都是真的!我刚还将那人打了一顿!”

江澄:“………………谁准你出去的?”

金凌:“我现在连出门都不能了吗???”

江澄:“但是你打得好。”

金凌:“舅舅???”


江澄坐在屋子里,与对面两个孩子大眼瞪小眼半晌,其中一个似乎是饿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另一个见状眼里也憋出了些泪花。江澄一个头两个大,把金凌叫进来看着他们,自己去拿吃的。

金凌见江澄走远,俯下身仔细观察了这两个一会儿,感觉有种莫名的眼熟。他试探着问了问:“喂,你们叫什么名字?”

“l……la……”

“……”

两个孩子没有一个说的清楚自己叫什么,金凌见状又问:“那,你们的爹是谁?”

“l…l…蓝!”

金凌悚然。



蓝大大与蓝二二平安无事地在莲花坞待了几日。江澄不在的时候,蓝二二就喜欢追着金凌,把金凌烦的不行。这天,金凌正在池边练剑,蓝二二坐在一旁鼓掌,金凌心里突然起了个念头,邪恶地把蓝二二用剑挑起来,放在池塘上方。

蓝二二:“哈哈哈哈啪啪啪!!!”

金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斜睨着蓝二二,道:“鼓什么掌?死到临头了竟还有心情鼓掌!很好,不愧为蓝家人!今天我就让你尝尝再也鼓不了章是什么滋味!”

蓝二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啪啪啪啪!!!”

金凌摆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道:“怎么,这是垂死挣扎么?想不到你竟也有这么一天……可当真是世事难料啊!要不然这样,你跪下乖乖叫我一声大哥,我便放过你这条小命,如何?”

蓝二二:“哈哈哈……扑通!”


金凌没料到这小子会掉下去,赶忙跳下池塘去找。这时,突然从池塘里站起一个裸着上身的清俊少年。蓝思追将被水沾湿的头发尽数抹到脑后,露出张英俊的脸,腼腆地打了个招呼。

“金凌。”


金凌惊讶地看了蓝思追一眼,心想这蓝思追肺活量可真不小,他在这池边少说也练了一个多时辰的剑,蓝思追竟然憋到现在才出来。

“你快帮我找找刚才掉进去那个孩子!再晚一会儿该溺死了!”金凌捉住蓝思追的手臂叫道。

“不用找啦。”蓝思追道。“我就是那个孩子。”

金凌:……。


蓝思追无奈道: “几天前我们偷偷跟魏前辈还有含光君出门夜猎,结果我和景仪不知中了什么招,回去的路上突然就变成了小孩子。魏前辈和含光君几天前给我们喂了解药,但似乎起效是有延时的……我再变回来就在这里了。”

金凌有些怀疑地道:“那为什么你们会被我舅舅带回来?”

蓝思追思考了一下:“应该是魏前辈和含光君拜托的吧?可能我们俩在云深不知处太容易被发现了?”

金凌哼了两声。

“啊,对了,能不能先帮我找件衣服?”蓝思追有些羞涩地道。“景仪现在应该也变回来了,拜托也帮他找一件吧。”

金凌看了他两眼,发现下面也裸着,觉得这样让他们裸奔确实不太好,便叫蓝思追等在这里,自己去拿干净的衣服。他走在路上回忆起蓝思追的说辞,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蓝思追你是不是什么都记得!?”


然后金凌以徒手撕熊之势扑向了全裸的蓝思追。

  

刚好回来的目睹一切的江澄:???

蓝思追、金凌:………

江澄:!!!

蓝思追、金凌:!!!


第二天江澄便提着蓝思追和蓝景仪的脖子把人扔回了云深不知处。


蓝景仪:??????


——END——


蓝忘机:养着两个小的还怎么天天!


  1231 31
评论(31)
热度(1231)

© 师生情去哪了 | Powered by LOFTER